三国杀凌统|三国杀名将传推荐阵容
您當前所在位置:知道網絡 > 新聞 > 行業新聞 >

我們

那些橫空出世又快速隕落的互聯網巨頭
“眼見他起高樓,眼見他宴賓客,眼見他樓塌了”,這句話出自清代孔尚任的《桃花扇》。作者借富貴人家的興衰不定,來感嘆世事無常,世俗的榮華富貴有如云煙一樣虛幻,難以捉摸。這句話用在近年來出現的多個互聯網創業者身上,也甚為貼切。今天,時報君就整理出以下迅速崛起又迅速隕落的“新星”。

賈躍亭:君問歸期未有期
1973年出生,樂視創始人
2019年4月26日,曾經的創業板第一權重股樂視網,其A股之旅被按下了“暫停”鍵。作為創業板個股,暫停上市后,除非未來一年樂視網的經營情況好轉,凈資產為正,股票才能恢復上市。否則,將面臨退市,股票轉入股轉系統交易。
這一切,距離它2015年市值破千億、登頂創業板一哥僅僅過去了4年。2015年4月28日,樂視網股價達到122元/股,市值首次突破千億,居創業板之首,成為繼阿里巴巴、騰訊、百度、京東之后第五個市值在千億人民幣以上的中國互聯網公司。
彼時的賈躍亭,以420億財富排名胡潤百富榜名第31位,胡潤IT富豪榜第8位,2016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第37位,在活動論壇上與李彥宏、馬化騰、楊元慶等人平起平坐,談笑風生。
直至2016年11月6日,賈躍亭發布全員信反思樂視燒錢擴張太快,宣布要停止燒錢擴張,自愿永遠只領取公司1元年薪。這是當時風頭正勁、旗下擁有七大生態系統的樂視,首次承認資金鏈出現問題。這封內部信仿佛撕開了一個口子,所有的負面信息都在瞬時間撲面而來,旗下公司接連爆雷,即使拉來了孫宏斌、許家印兩位實力大佬也未能扭轉頹勢。樂視系統目前仍陷入泥潭之中。賈躍亭股權被拍賣,本人被列為失信人,從2017年至今,僅賈躍亭個人名下就有29條執行信息,賈躍亭名下的欠款已超過70億元。
對樂視的投資者而言,損失也不小。就上市公司體系而言,自2010年上市至2017年危機全面爆發,7年時間里,樂視網累計融資300.77億元,整個樂視體系的融資更是超過700億元,隨著樂視的節節敗退,眾多股民、投資人的心血化為烏有。
4月29日晚間,樂視網公告稱,收到證監會《調查通知書》,因公司及賈躍亭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等行為,決定對公司及賈躍亭立案調查。
賈躍亭本人從2017年7月出走美國至今未歸。他的歸期,仍是遙遙無期。

唐軍:“勵志青年”身陷囹圄
1987年出生,派生集團董事長
2019年4月26日,東莞檢察機關以涉嫌集資詐騙罪、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依法批準逮捕團貸網唐軍。
唐軍第一次進入大眾視野是在2012年12月,以213.0915萬元的價格拍下了“史玉柱的3小時”。現年僅32歲的唐軍,曾是一個勵志故事的主人公。他出生于四川達州一個貧窮的小山村,從小父母常年在廣東東莞打工,也曾經是萬千留守兒童中的一員,5歲就開始撿垃圾。后來就讀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學,24歲創辦團貸網(后在2016年更名為派生科技集團)。此后,他以團貸網為起點,圍繞其控制的派生科技集團、派生信息建立了多達數十家子公司、孫公司的“團貸系”。2017年,唐軍入選福布斯中國精英榜,福布斯對他的評論是:“白手起家,樂于冒險,敢想敢做,是一個天生創業者。”
此外,唐軍還在2017年成立了環保回收公司小黃狗環保,為實際控制人、董事長。今年初他剛剛成為派生科技(300176,前身為鴻特精密)的實際控制人,控制該上市公司29.98%股權。
不過,一切輝煌在2019年3月27日劃上句號。東莞公安機關通報證實:團貸網實控人唐軍、張林主動向東莞市公安局投案,團貸網遭立案偵查。
根據警方通報,截至4月19日,警方已累計追繳、凍結唐某、張某轉移、隱匿的資金人民幣8.81億元、港幣2.12萬元、美元5萬元。在警方查封的涉案資產中,甚至還包括了飛機這樣的頂級富豪配置。
在其背后,是至少15萬投資人的血汗錢面臨危險境地。‘’

戴威:那個曾經拋棄你的同齡人,現在欠你199元押金
1991年出生,ofo共享單車創始人
2019年4月23日,“ofo還錢了”話題登上微博熱搜。數據顯示,ofo欠上海鳳凰8000多萬元,最近3個月已還3500多萬元。此外,從2019年1月到3月,有網友的ofo退押金排號“前進”了72萬,從1392萬進到1320萬。
3年前,ofo共享單車一夜爆火,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,各大媒體爭先報道,那位1991年出生的創始人更被眾星捧月。1991年,戴威出生于安徽宣城一高官家庭,他的父親曾任中國中鐵總裁,現任中國化學工程集團公司董事長、黨委書記。光華管理學院碩士加北大學生會主席,是戴威光鮮履歷的證明。在2017年胡潤百富榜中,年僅26歲的戴威以35億元的財富位列第1214名,成為第一位上榜胡潤百富榜的“白手起家90后”。此前福布斯評選的“30歲以下亞洲杰出人物榜單”中,戴威登上“30位30歲以下科技領域青年領袖榜單”,受萬眾矚目。
根據公開信息,ofo從2015年成立至今,總共完成12輪融資,總金額超過百億。2018年初,ofo的估值曾一度高達30億美元,其共享單車的旗幟更是試圖插滿全球。然而到了2018年底,在寒冷的大風中,北京理想大廈樓下排隊的人們,從公司五層一直排到了一層的大樓外還拐了幾個彎,他們急切地排成了長龍,堪比春運。他們搶的不是什么貴重物品,只是想要回自己的99元或者199元的押金。擠兌風波徹底掀開了ofo的窘迫面紗。
相比于另一位“曾經拋棄你的同齡人”——摩拜的胡瑋煒套現15億元瀟灑離開,ofo可謂滿盤皆輸,沒有贏家:上千萬用戶押金難退,供應商拿不到欠款,員工樹倒猢猻散,投資方的錢打了水漂,創始人一無所獲。
戴威還在堅持,沒有宣布破產,也在積極還款和退押金,大家覺得小黃車還有機會復活嗎?

羅永浩:生命不息奮斗不止
1972年出生,錘子科技創始人
翻看羅永浩的最近十條微博,有一半以上與電子煙有關。據報道,那是他的下一個創業方向。錘子科技怎么樣了?我們只能從羅永浩本人點贊的一條微博中看到動向:因為與收購方的約定暫時保密,所以錘子科技一直沒有與公眾溝通企業事宜,目前可以告知大家的消息是整個手機和系統團隊都在忙碌工作,準備下一款產品。
從2012年5月錘子科技成立,到2014年5月Smartisan T1發布,再到2018年515鳥巢發布會,最后是今年為聊天寶站臺,羅永浩可以說是經歷了一個過山車式的創業經歷。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,錘子科技的頹勢開始顯現,羅永浩也似有退意:
2018年12月,北京錘子數碼對法人、董事、經理、監事等事項進行變更。變更后,羅永浩不再擔任該公司法定代表人,新的法定代表人為溫洪喜。
2019年2月5日和2月28日,羅永浩先后退出了聊天寶的主體公司。
3月8日,羅永浩將錘子科技生態鏈品牌——暢呼吸出售給了優點科技。
3月28日,錘子軟件(北京)有限公司發生工商信息變更,法定代表人由羅永浩變為溫洪喜,前錘子科技CTO錢晨、陌陌CEO唐巖等10位高管從主要人員中移除。
4月25日,錘子科技@SmartisanOS官方變更認證信息,微博主體變更為北京大眼星空科技有限公司。北京大眼星空科技有限公司由北京星云創跡科技有限公司100%控股,而北京星云創跡科技有限公司由今日頭條母公司字節跳動有限公司100%控股。
另外,羅永浩還退出了包括北京錘子數碼科技有限公司、深圳錘子數碼科技有限公司、成都野望數碼科技有限公司、錘子科貿(上海)有限公司這4家錘子系公司法人職務。
從眼前的情況來看,錘子科技或許已經易主,但羅永浩顯然沒有退休。在經歷了智能手機行業的跌宕起伏之后,羅永浩已經開始涉足一個全新的行業——電子煙。
這一次,羅永浩會走多遠?


來源:證券時報

推薦閱讀

三国杀凌统